FC2ブログ

たとえ目標と夢が持っていでも、人生は虚しい。 一体何処から来て、何処へ行くの。 そう考えると泣きたくなるほど虚しいな。人生というものは。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rackback:- ● Comment:-○

2007*05*25 Fri
12:15

ある日の思い出

時間: Sun Mar 5 20:20:07 2006


劉華唱的那首,蝙蝠中隊。
最近忽然翻到了,於是開始聽。


腦中浮現的不是在當時很喜歡的MV。
是冰冷的雨,凝重的空氣,彷彿永無破曉之時的夜。
忘了昏迷指數是幾。
就差一點點,就再也醒不過來,在病床上,躺著,沒醒。
睡了很久很久。就差一點點,就再也看不見。


和我同齡的堂哥,只探望過他一次;
之後三不五時便探問一聲,但再也沒去過。
沒有勇氣。只是單純的逃避而已。
一直到他可以説話了,可以活動了,才再見面。

一場車禍改寫了許多故事。所有原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逐一背叛。
工作。女朋友。學校。什麼都沒有,只有家人們還在。
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總是哼著這首歌,用笨拙的拍子,哼哼唱唱。
現在他還在吃藥。今年過年,問他還要吃多久,他説,還要幾年吧。
他説,搞不好以後反而還會不習慣沒吃藥。他笑,我也笑。
嗯,搞不好喔。笑一笑,然後等他把藥吃完,再一起回客廳繼續玩骰子。


2007年的現在,他找了一份工作。
藥還在吃,他過得自在。







--
蝙蝠中隊
作詞:李安修 
作曲:Lars Laessen Naumann/Patrick Hauge/Henning Sommerr
編曲:洪晟文


蝙蝠中隊 集合完畢 準備起飛

秋風無情 吹落葉飄滿地 流水無心 像東去的漣漪
請別再哭泣 那傷心的歌曲 當楓葉再紅 我會回來看你

這樣説 那樣説 這故事到底怎樣説
説三十多年前的一個夜晩十點多
在空軍眷村裡的一個小小小角落
而女老師飛將軍 剛剛結婚一年多
女老師 懷了孕 想在今夜説
飛將軍 有任務 説要馬上走
一時一言不合不巧 女老師她説不出口
飛將軍一急 他轉身走

人難料 事難曉 命運實在更難了
誰知那晩飛將軍他一去不復返
而女女女 女老師她心碎得不得了
獨自忍著萬分的傷痛 養著小襁褓
啊寂寞孤單眼涙失落傷心和煩惱
哪一種她沒嘗到 哪一種她躱得了
只是在她心中一直不能很明瞭
到底命運對她是 怎麼了 怎麼了

説也快啊 説也慢啊 説也三十年過了
是老天爺突然睡醒了
還是命運的編劇換了人做
台北機場的跑道上 長長的迎接人群中
小孩都已三十多 而飛機載回來的是
傳説已久 從未謀面 名叫"父親"的英雄
傳説已久 從未謀面 名叫"父親"的英雄
有一句話 女老師她 三十年前 説不出口
有一句話 女老師她 三十年後 説不出口

有些話 一直説不出口
有些涙 一直沒有停過 有些傷 一直沒有合過
有些痛 一直沒有醒過 有些話 一直説不出口
有些涙 一直沒有停過 有些傷 一直沒有合過
有些痛 一直沒有醒過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7*05*24 Thu
11:33

愛す方

很偶然的情況下,聽到了網王舞台劇的音樂。
於是翻出了壓在箱底的網舞1CD,放了一整個晩上。

我很意外的是,竟然現在還有愛;對角色的,對演員的,都還殘存著。
也許這就是我的方式;説熱情好像有一點,説狂熱倒不至於,和同好相較似乎是冷靜許多。
它只是一直存在,持續,低調到甚至連自己都忘記的程度。

──不過,這大概也和我只愛我想愛的部份有關。

原作的,早就丟開了。想到的時候會看一下,當笑話來看。
在它已經是鬼話連篇的時候,把它當笑話來看並有沒什麼不對。
失望,感傷,忿怒,拒絶接受,這些反應我似乎都沒有。
我只是很乾脆的把它切開了,只帶走我認同並且愛著的部份。

這就是我的愛──任性又狹隘的愛人方式,聽起來,還真是糟糕啊……

*

2007*05*23 Wed
19:36

会話



曉:剛剛在餓,拿了乾糧咬。
  辦公室結果最大的大頭看著我感嘆一句,説,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我默了兩秒…Orz(看也沒用,我都咬下去了)
  我回答,因為肚子餓就沒辦法工作,他就笑了,説我是燃料用完了。

Redrobin: 你是燃料槽太小又漏油


曉:XDDDDD


*

2007*05*22 Tue
11:23

小卡日記 - 出外景


我是小卡,全名CANO,不過大家都叫我小卡。
媽媽説這樣比較可愛,但是有個奇怪的姊姊哀號著不吉利啊不吉利,
説這樣會卡稿會拖稿。(然後被媽媽捆成貓抓板,拎去陽台吊OxO)

媽媽説,今天要出外景,要乖乖聽知更姊姊的話。
小卡一直都很乖的説。
不乖的是小飛啦,都不自己走路,老是要趴在我頭頂上>___<

外景地點是哈蜜瓜汽水浴場,這裡的特色是飄浮蘇打冰淇淋。
小卡什麼都知道,很害吧!
(垂仔:切!明明就是看牌子上的景點介紹…)

天氣很好,風景很漂亮,可是好熱。
知更姊姊是好人,拿了漂亮的衣服給我換,連鞋子都有。
我很喜歡那頂草編遮陽帽,可是被小飛搶走了。
(小飛:妳頭頂是我的降落場,戴上帽子要我降落到哪裡啊?)

知更姊姊説,不用在意她,叫我自己玩。
垂仔和小飛樂壞了,一個跑去釣魚,一個飛去最近的椰子小島上。
小卡要去哪裡?

堆沙堡要大家一起堆才好玩,曬太陽又好無聊。唔……
啊、有泳圈,可以游泳嘛!
海水有哈蜜瓜的味道,甜甜香香的,還有好多泡泡。癢癢的,好好玩。
我套著泳圈,手脚並用打出一堆水花和泡泡,不過還是在原地轉圈圈。
坐在西瓜上釣魚的垂仔笑得好大聲,討厭。唔唔,游泳好難啊Q^Q

拉住垂仔的釣線,我終於爬上西瓜了^O^
(垂仔:小卡笨蛋!不要拉我的釣線!我要釣金魚不要小卡啦!)
像蒼蠅一樣到處亂飛的小飛好像也玩累了,直接就趴在我頭頂上休息。
(小飛:誰是蒼蠅蚊子啦!我是熊!熊!!)

…好像有點累了。知更姊姊,我眼睛睜不開了,可以先睡一下嗎?


*

2007*05*22 Tue
02:00

小卡的快樂的夥伴們


飛天熊,通稱小飛。

喜歡鳳梨和椰子。雖然有翅膀但飛不太高更無法飛遠,
通常都直接空降在小卡頭頂(然後被小卡扯下來直接夾在腋下帶走?XD|||)。
目想想要的東西是一雙更大的翅膀。
(垂仔:你是熊又不是鳥,乖乖走路啦
 小卡:可是小飛腿很短走不快。)




垂垂兔,通稱垂仔(喂)

興趣是釣魚不過通常都是差點成為魚餌。
喜歡吃西瓜,討厭蚊香。聽説會游泳但從沒見他入水有浮起過(畢竟是棉花)。
目前想做的事情是把右邊耳朶打上一排洞往搖滾龐克風前進。
(小飛:要弄成跟運動鞋的鞋帶孔一樣嗎?
 小卡:這樣棉花會跑出來,會從垂垂變扁扁。)






(5/22更新) *

2007*05*21 Mon
16:34

忘了:


1對副板説,白酒好喝得要命,謝謝>/////<

2把2005年的生日禮物交給知更。

3用手機拍墨這陣子的照片。

4寄書給三月姊姊。

5整理房間。(應該説直接無視?)

6問學弟君遊戲感想。

7買墨仔的零食。

8編輯新鈴聲到手機裡。

9稿子。





--
人類的記憶果然相當不可靠啊(茶) *

2007*05*08 Tue
12:20

 

頭の中には真っ白だ。

仕事と働くこと。
物語と虚しい事。
生活と現実のストレス。

いっぱい入っただからこそ真白になった。

社会人になるってこーゆー事かしらと考える。
それとも、ただ老いたせいかしら。
どっちにせよ下らないのは変わってない。

考え事も。
考え自体も。

ね、そーゆーのやっぱり無理なの。
自分を持つことが。自分を失わないことが。
別に永遠(変わらない)を求める訳じゃない。
ただ、変わられたくないだけだ。

やはり、無理?


*

2007*05*04 Fri
00:47

自私

我不是上帝,只是卑微的觀望者,
儘管如此,還是希望願望可以成真。

變數逐漸浮現,若有似無的曖昧。原本相信的,開始動搖。

我不是你,也不是上帝,
我無法得知你真正的想法,也不能影響你的決定,
我只能站在一邊,看著其實完全和我無關的故事繼續展開。

只有回憶,只有過去,沒有未來,沒有希望。
已逝者沒有如果,沒有假如,更沒有意外。
我不祈求你的幸福。但我希望你的幸福是抱著回憶活下去。

這是我的希望,非常殘酷的希望。
我並非完美主義者,更沒有潔癖,只是,就是在這點特別死心眼。
為什麼呢,也許,因為她是個好女人,
也許,我希望能看到你的專心一意。

也許會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但還是忍不住想,
在達成了她最後的夢之後,你會如何?


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你只想著她一人,沒有其他。



*

2007*05*02 Wed
22:55

 

空白的。



腦袋是,回憶是,整個人是。
時間可以洗去所有,這裡再也沒有誰留下的痕跡。




……所以,我該哭,還是笑?



*
プロフィール

暁(xiou)

Author:暁(xiou)
生物。
據説不管放在哪裡似乎都不太對。

BLOG以個人記事與碎碎念為主,
就連自己也不見得看得懂的碎碎念為輔。
突然出現創作小説是意外。

使用語言基本上就是中文與日文,第三語言也許十年後會出現。

--

どうも。暁と言います。
出身地:台湾。
日本語まだ下手ですがよろしく(ペコ)

栽。
インク君

旬の花時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