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たとえ目標と夢が持っていでも、人生は虚しい。 一体何処から来て、何処へ行くの。 そう考えると泣きたくなるほど虚しいな。人生というものは。

2007*01*31 Wed
22:00

找死


下班路上經過寵物店,順道進去晃晃。
走出寵物店,人還在恍神。
戴上口罩、安全帽,發動車子,騎過馬路。
後頭傳來很不爽的『喂-!!』

聽而不聞繼續慢慢騎。前方紅燈,停下。
身旁有車子停下,劈頭大罵:騎車不看路啊!
轉過頭,低頭道歉:對不起。

似乎有一堆怒吼被哽在喉嚨裡。
大眼瞪小眼,兩秒。
不爽扭頭回去。時間流逝。燈,前行。
慢慢催油門,終於,忍不住笑了。


覺得那個表情讚到一個不行的我,果然很糟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7*01*23 Tue
15:40

純情


某天晩上,搬家搬到恍神,意識不清地去加油。

問:加多少?猶豫了下,答:八十。

抬頭一看,咦,八十三?降價不是只降個兩塊嗎?算了。
啊,該關油門蓋了,低頭,已經被扭緊蓋好了。

問:那個、小姐,妳缺不缺礦泉水?
答:水?不需要。有面紙嗎?

…あれ?這間加油站好像是加到一百才送東西的吧…?

然後在我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離開加油站三分鐘的事了。
送的不是自己的東西我是無所謂,對我有好感我也很高興,
可是、可是、我一直以為加油員是女的啊!<囧>


--
不是我眼殘,是那位加油員的長相實在太女性化Orz||||
可惜不是美少年oxo(毆)


*

2007*01*11 Thu
16:38

口味



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意外地發現不只在自家辦公室,
就連其它部門的辦公室裡的日籍同事,只要有喝咖啡的,
喝的幾乎都是貝納頌。

很神奇,
不是UCC也不是DADO(?←不確定是不是這麼拼)這種日系品牌,
是貝納頌。第二位則是左岸。

基本上我對市售咖啡沒有興趣,也許喝過,
但對於味道沒有任何記憶,就連有哪些口味都不是很確定,
倒是有深藍色和米白色的外瓶包裝這樣的印象。

是説,真有這麼好喝嗎?
看著冰箱裡與辦公桌上的咖啡罐,我很迷惑。


*

2007*01*10 Wed
10:36


本当に意味があるの。こうして。
やりたい事は出来ない。
やりたい事があるかどうかさえも分からない。
ただ日々を流すだけなの。知らない。
書けると思ってるのに。
いけてると思っているのに。
そんなに旨いことやっぱりない?

*

2007*01*05 Fri
14:49

 



年少時,不想理人,可以一臉無辜説我怕生。
年長時,不想理人,只會被人説成沒有禮貌。

這種特權,我已喪失。


*

2007*01*03 Wed
10:31

給乖鳥看的笑話

這是昨晩發生在我身上,不知道該説是囧事還是蠢事的事情。
昨天,去看房子。

不知道該説是理所當然或者本該如此,總之我搞錯了會合的地點。
不過這不重要,因為我最後還是找到了正確的地方,並且看到了房子。

房租與押金符合我的預算,雖然房子可能還要再跟屋主商量,
看看能不能在安全方面再做加強,
但總之沒任何意外的話,就會是這一間。

和屋主聊著,屋主誤以為我要直接回家,
(他有問我住哪,我照實回答,又問我都怎麼回去,我答搭火車)
於是他非常親切的説要帶我走小路到火車站,

到了車站,寒暄幾句準備離開時,他突然冒出一個問題,
「妳沒有駕照厚?」
駕照?怎麼會有?有的話我早就開車來了。這是我的直覺反應。
於是我笑著對屋主説對呀我沒有。
然後屋主點點頭,露出沉思的表情,然後對我説,
他可以弄一台脚踏車給我。
蛤?我要脚踏車做什麼?這是我當下的疑惑。

此時我還沒發現,我與屋主完全是雞同鴨講。

於是我回答,不用了,摩托車很好用,
而且若是之後確定租他的房子的話,我也是要騎車上班的。
接著,屋主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對我説:可是妳還未成年。

未、未成年?!
這句話為我掲開了迷霧──我就想説為什麼要幫我找脚踏車…!!

忍著額角的青筋與嘴角的抽搐,我盡可能地露出友善微笑,回答:
我今年畢業,大學畢業……
於是屋主恍然大悟,似乎終於鬆了一口氣──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十分複雜。
原來我還是未成年嗎?原來大叔你房子願意租給未成年的嗎?

等等大叔你房租爽快調降該不會是因為以為我年紀小小就要工作很可憐吧?!!
……啊啊啊我不什麼知道了啦!(哭著跑走)



*
プロフィール

暁(xiou)

Author:暁(xiou)
生物。
據説不管放在哪裡似乎都不太對。

BLOG以個人記事與碎碎念為主,
就連自己也不見得看得懂的碎碎念為輔。
突然出現創作小説是意外。

使用語言基本上就是中文與日文,第三語言也許十年後會出現。

--

どうも。暁と言います。
出身地:台湾。
日本語まだ下手ですがよろしく(ペコ)

栽。
インク君

旬の花時計